首页 > 案例 > 正文

本文来源自整理收纳师:蚂小蚁小姐

规划整理和家政保洁提供的是不同专业领域的服务,这是我们每天都在向大家解释的区别。但是规划整理师和保洁阿姨倒是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按照小时来收取费用的。只不过保洁阿姨的时薪可能是50,而我们的时薪可能是500。

为什么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跟你们分享我的客户如如的故事。

大概是2019年初,一位先生找到了我,说希望我帮助他的夫人解决一下家里收纳的问题。我去家里做完咨询后,确定卧室、卫生间问题不大,主要目标是客厅、榻榻米房间、储藏室的整理。

和很多家庭一样,因为孩子的到来,客厅被玩具和各种小朋友的杂物占领,不但看起来乱糟糟,为了给孩子腾出空间,原本的茶几被挪到了角落,爱喝茶的先生也失去了自己的地盘。

家里有小宝宝的家庭,我通常的建议是建立“家庭核心区”,在客厅打造大人和孩子可以共享的、又有一定边界的公共区域。但是这一次我给女主人如如的方案是:把客厅还给大人,把榻榻米房间打造成专门的儿童房。

背后最主要的原因,跟这个房子是几室几厅、有多大面积、有什么柜子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家里的“人”的生活状态:如如的孩子3岁多,即将要上幼儿园。这意味着孩子在家里玩耍的时间会大量减少,可以把客厅还给大人了。

我带着几位小助手,花了两天时间,和她一起完成了这一次的整理。

从那以后,如如就成了我通讯录里的常客,她需要添置收纳工具的时候,想给儿童衣柜做收纳的时候,都会来和我沟通。

去年她又找到我,说要搬家了,希望我帮助她:1,一起做搬家前的衣物筛选和打包;2,对新家做一个全屋的规划。

于是我和她一起花了三个小时,在旧房子里完成了衣物的整理:

然后又去到她的新房子,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新屋收纳规划的咨询。

让我特别欣喜的是,等我去到她新家的时候,看到我们搬家前整理打包好的衣物,已经被她自己妥妥当当地收纳好了,不论是空间的规划、工具的利用、叠放的方式,水平并不比整理师们做的差多少。

如如告诉我,这些方法,都是她从之前和我们一起做整理的过程中学到的。

有意思的是,今年上半年,如如又来找我了,说有一个给孩子上学准备的一个小房子,主要是孩子自己的东西,希望我带着小朋友,一起做一次整理,教会他管理好自己物品的方法。

我当然是二话不说欣然前往,这一次的区别在于,不论是事前咨询,还是整个整理的过程,小朋友都是作为主角参加的。

希望自己的房间是什么样子?想在哪里做什么?什么东西需要留下,什么东西需要舍弃?留下来的东西想要放在哪里?……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在孩子那里。

最重要的是,只有一起经历这个过程,让孩子看到整理的过程是怎样的,收纳的原则是怎样的,才能谈得上在日后的生活中,去要求孩子自己完成。

看着如如这两三年生活的变化,并且帮助她一起重建收纳系统去应对这种变化的过程,让我真正体会到了“Life Organizer”这个称呼的意义——为委托人的生活服务,就是为这个“人”服务。

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始的那个问题,为什么要按时间收费?

如果按照衣橱的尺寸收费,如何做到“只协助搬家前的衣物筛选”和“探讨一下新房子如何收纳”?如果按照房间的大小收费,如何做到“教孩子学习整理”?

更不用说那些复杂家庭关系或者委托人存在囤积症、注意力缺失、慢性整理无能的场景下,需要通过长达几年、多次陪伴式服务、以及和心理师、社区、设计师同步配合协作才能完成的目标,想要按空间的大小来计量,更是天方夜谭。

“你只帮我那些我需要帮助的部分”这种多样化的需求,只有通过服务时间的个性化定制才能实现。

连进行事务性代劳的保洁阿姨都知道,同样面积的厨房,清洁的工作量是可能差很多的,所以她们需要按照小时来收取费用。

我们肯定也知道,同样一个柜子,不同人家里放的物品数量、种类和习惯的使用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整理的工作量也肯定是不同的,那么为什么可以有按照空间尺寸来计量的标准化方式呢?

这种计量方式,的确免去了委托人在操作过程中随着时间推移产生的一些风险和焦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风险和焦虑并不会消失,它们去哪里了呢?

很简单,它们由为你服务的整理师承担了。

整理师如何消化这种额外的风险和焦虑?那就是在做预算的时候,按照“大部分案例的平均工作量”来评估单位空间的收费。

这就意味着,如果委托人的情况低于这个平均工作量,他就付出了比实际需要更高的成本;如果高于这个平均工作量,整理师就会用其他的方式,比如加速作业、找没有缺乏经验的新手节省人力成本等方法来消化;如果严重超过这个平均工作量,比如遇到囤积症和慢性整理无能,那就只能是:做不了。

规划整理师是否可以按照空间尺寸收费?当然可以,我也做过按照家具尺寸来收费的案例,前提有三:1,物品已经完成了筛选,留下的都是需要的;2,在空间规划合理的情况下,不存在“放不下”的问题;3,物品种类非常单纯,很容易记住和找到。

最重要的是,委托人觉得这一个空间可以按照“标准化场景”来处理。

这个时候,我们其实看到了最关键的问题——遇到困难,选择以什么样的收费方式来寻求协助,体现的是你对这件事情的价值观。

你是认为物品和空间要为具体的“人”服务,还是认为空间和物品凌驾于你的需求之上?

你是希望建立和家中物品的链接,去了解它们,好好使用它们,还是觉得只要“拥有”和“码整齐”就可以?

你是认为整理是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能配合你和家人的生活习惯,还是要的就是“After”那一瞬间的漂亮和惊喜?

你是相信自己的家存在独一无二的生活模式,还是觉得“都跟别人家一样”就行?

同样的,作为职业的整理师,你选择以什么样的收费方式来提供协助,体现的也是你对这件事情的价值观。

你是相信你的委托人具有主观能动性,然后去鼓励他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参与,去提供自己的价值,最后既可以减少成本,又有利于日后维持,还可以获得自身的成长。

还是简单粗暴地说:“你不行,你以后也不需要行,听我的就得了”?

这个问题,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但是对我而言,在许多像如如这样的客户的身上,我不但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收入,也看到了在我的帮助下她们自己的变化。

“你需要我的地方我在,你自己能做好的地方,我为你开心”,这种对他人的尊重和支持,才是我选择这个职业的初心。

E-N-D

图文:蚂小蚁小姐

住在生活所提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或互联网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kefu@fxjiaju.com,我们将在3日内删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