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和欣然的家

冬日的早晨,我们拜访了周丹和欣然的家。浅灰色地面,配以同色系的墙壁,线条流畅简洁的实木家具,也不乏温柔暖调的色彩装点其中。家里的每个空间都按照两人的想法规划了独立的背景色,餐厅是跳跃的黄,卧室是沉静的白,客厅拥有最多最明亮的灯光,次卧是男主人的工作室也是暗房……一个素净而又生机勃勃的家展现在眼前。

家的样貌取决于它的主人如何观看世界,这种观看方式体现到家居设计里就是家的含义的延伸。在最初的想法中,周丹和欣然便明确希望这个家是包容性强的,能连接每日栖居的封闭空间与心里的理想空间以及外界自然。在这个连接的基础之上,再去考虑空间的内在填充。男主人周丹非常热爱黑白摄影,基于这个出发点,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挑选到最接近黑白摄影区域曝光中的5区灰色作为地砖的颜色,灰色是包含了一切可能的颜色,也方便与家具的搭配。夫妇俩在家具的选择上总的原则是注重一件家具的设计感,实用性,希望家中的家具一定是实木的,而且包含了各种可能性的搭配风格。剩下的装饰和摆放,就是顺水推舟,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两人喜欢抽象感的设计,餐厅明黄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色块组成的油画,画面中几种颜色相互映衬,氛围热烈。周丹在这幅画的旁边放了一张自己的摄影作品。照片拍摄的是在吴哥旅行途中的平常一景,乍看之下并无太多的意义,但将它的颜色抽象出来看,却和油画的色调分布有着惊人的相似。抽象的设计元素还体现在主人对灯具的挑选上,他们用北欧风格的吊灯,装点整洁有序的家居环境,让简洁的抽象和略带中式感觉的家具和日式家居克制的颜色搭配。回想到第一件入驻这个家的物品,是一款Boconcept的黑白渐变挂钟,从黑至白的灰度区间渐变,刚好呼应黑白摄影里的区域曝光,在夫妇二人看来,从它入驻的那一刻起,这个家也就开始了自己的新纪元。

不论是墙上还是角落中,家里四处皆是周丹的摄影作品,黑白为主,交错的线条和阴影,明亮或深邃。周丹热衷用胶片记录经历过的风景,再自己冲洗放大出来,回看时,会被记录下的存在打动。而这打动人心的部分,大概就是在当日的心境之下捕捉到的自然之美。周丹用“乘物游心”这个词概括他所热爱的摄影:“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景观,也许平淡,其实是我们没有发现它的形式和表现富有力量。人的心境决定你看到什么。”所以从摄影范畴懂得如何观看世界的形式感,在设计一个家的时候便会潜意识地安排家具点、线、面的搭配,以及色块与质感的和谐。“我们尝试站在最常观看这个空间的角度,来决定如何摆放所有家具,以达到某种有力量感的形式。”周丹如是说,这和他创作摄影作品的逻辑如出一撤。

欣然说:“家是一种感觉,并不是房产,想到家,总会随之想到景色和回忆。”在周丹的心中,最理想的空间是他遥远的故乡和同样遥远的包豪斯结构空间,它们处于两个极端。“所以你看到家里到处都是故乡的照片,看看一屋子的照片,我们就能回到曾经见到的山河大地,星宿生灵。”主卧里的三个箱子,是两人和遥远的故乡及过去最为直接的连结。朱红色的樟木箱子是欣然爷爷奶奶的结婚嫁妆,深褐色的牛皮箱子是周丹父母的结婚嫁妆,银色的铝合金rimowa则是男主人四处奔走青春岁月的见证。如今三只箱子被他们一起悉心收藏,置于家中,似乎是对时间和家族的延续的象征。


周末里,两人喜欢在客厅的茶几边休息,躺在禅椅上看书,或赖在懒人沙发里聊天。周丹说家里的家具中最喜欢多人禅椅,“喜欢的人会很喜欢,禅椅真的是不止是新中式,把它和经典的Y椅摆在一起,也会是非常融洽。”欣然则最喜欢餐厅边上的多格杂志架,认为它实用而又极具气场。聊及物质和精神需求的标准,欣然和周丹都认为简单的设计和好的品质就是日常而恒久的。“物质文明越来越发达,街头成为堆积城市泡沫的地方,自然景观与人造景观混为一谈,玩笑的土壤上开满了荒诞主义的花朵”,他们说:“其实我们对于成功和生活的定义真的该反思一下,过的纯粹些,不那么仓促将就,毕竟活成什么样,都是自己的,就一辈子。”

 

采访:朱晗
摄影:chenche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周丹和欣然的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