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和板刷的家

走进小七和板刷的家,清新爽朗之感扑面而来。纯白色调的墙壁,木色的家具、地板,软装大都也是素净的白色、米色系,像在心口吹过的一缕微风,舒服自在。周末的早上,男主人板刷出门修习另一个学位的硕士课程还未归来,女主人小七在门口迎接我们,齐耳的短发,白静的面容,戴一副斯文的眼镜,穿一袭蓝色的麻质连衣裙,笑起来嘴角向上勾出一个弧形,不禁让人联想起动画片里的卡通猫。


一个人的居所,必定是生活于其中的人们性格和习气的汇聚和表现。两人的家和小七姑娘一样清爽、利落。“几乎没有怎么装修这间房子,我们就搬过来住了,”小七的普通话中带有一点点南方口音,“我喜欢家里简简单单,多余的东西不会要。”起居室的沙发区,两张禅椅和家的风格和谐统一,铺浅米色的亚麻地毯,地垫分放在茶几两边,想必主人热衷席地而坐的畅快。右手边即是用餐的区域,一张大板凳和两把木椅子,只是为了保护木地板,实木的桌椅都穿上了可爱的袜套式脚垫。卧室也延续了家里明快的基调,浅灰色略带褶皱的床铺,一只银灰色的暹罗猫正卧在床上打盹儿,看到陌生人靠近便敏捷地跑下床,迅速消失了。床边晒得到太阳的地方,放着一把女主人喜欢的北欧摇椅,铺着暖融融的厚毛垫。”无干扰的、让人愉悦的家,使居住其中的人们如同从束缚中解放出来,仔细思考自己到底要过怎样的生活,为此到底需要什么,又不需要什么,如同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

三室一厅的户型,除了主卧之外,还有书房、客房各一。数月后,小七和板刷即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宝宝,宝宝的奶奶也将搬来同住。另一间书房是小七做手工的地方,她也珍藏了各种珠子手串,琥珀的、老银的,柿子红的玛瑙,玲琅满目,还有镏金的老簪子,老布头缝的包包,古董绣片做的护腕,她小心翼翼地拿出自己的收藏,铺在床上给我们一一介绍,也会去淘珠子,淘各种花纹的布回架,自己动手,一针一线缝缝补补,对这些很是着迷。

除了两位主人和即将出生的小朋友外,家庭成员还包括两只暹罗猫:多多和小空。多多是黑脸的母猫,乖巧,会悄无声息地靠近你,被抱起来的时候也不会反抗,乖乖不动,小七说,那是多多在隐忍。另一只叫小空,是男孩,敏感,也会把小七养的植物啃个乱七八糟,微微有些神经质的“小恶魔”性格,会突然跳起来,在家里窜来窜去,极有存在感,而当你想要接近他,就立马逃得无影无踪。小七说:“养猫之后才发现猫的性格真是大相径庭。暹罗猫的性格就比较外向,在猫中属于亲人的类型。我养的这两只也性格各异,小空很粘‘爸爸’,每次‘爸爸’回到家,他都要去找‘爸爸’,然后趴在他身上发发嗲。而多多是要求特别多,很傲娇的,到了晚上会找我要罐头吃。”

得知我们要来拜访,烹得一手好菜的小七一早就开始忙活午饭,虽然是她口中“好做的快手菜”,实际个个不简单:梅干菜猪肉丸,梅干菜在前一天晚上已经泡上,小七笑道:“煮饭的时候放在电饭煲里一起蒸,都不用特别去做这道菜。”大烤墨鱼,也是从沿海城市的家乡特意带回来的新鲜墨鱼,冻在冰箱里,鱼圆汤的原料也是从家乡带回,要点是提前在鱼肉中放姜和葱去腥,是清爽的沿海风味。已经怀孕数月的小七依然身手敏捷,只不到一个钟头,就奇迹般地变出一桌子饭菜。

午餐时间,男主人也下课回到家里。小空果然一溜烟跑到门口迎接,撒娇亲昵一番,娇嗔极了。小七和板刷是大学校友,两人都是从事金融财务方面的工作。工作中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小七如今休息的时间几乎都呆在家中休息,为宝宝的到来做好准备;笑起来像个大男孩的板刷脾气很好,用小七的话说,是“百搭型”,“板刷”这个代号也是小七拿他的发型开玩笑的产物。两人都酷爱猫,每天也都会去小区里喂流浪猫,“她总是欺负我,还好我们都爱猫,但如果要她做选择的话,被赶出门去的一定是我啦。”板刷笑嘻嘻地说,扮演了一个幽怨的表情,小七反而认真地说:“他是很包容我的人。” 饭后,板刷和小七分别带着小空和多多,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拍一张全家福。“希望你们一年多之后再来我家做客,”采访的最后,小七对我们说,“到那个时候小朋友就一岁多了,家里因为他的出现,肯定又会有不一样的变化,一定很有意思。”

好的小七,就这么愉快的约定咯。

采访:老梅、朱晗
摄影:张媚
文字:朱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小七和板刷的家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