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和Fisher的家

电话那头的Sally小姐一直给人爽朗、热情的印象,素未谋面,却非常干脆就接受我们的邀约。于是上周,“梵几在家”终于来到被我们可爱的摄影师王小爆戏称为寂静岭一般雾霾漫天的魔都,坏天气带来的沉闷和沮丧被眼前这个温馨明亮的家一扫而空。


四室两厅的房子非常简洁,没有花哨的装饰,一切以质朴和实用为前提。家里所有的家具几乎都是木质,辅以棉、麻、藤编的靠包、坐垫,简洁明快的白色棉窗帘和生机勃勃的翠绿植物。Sally小姐和Fisher先生都是建筑设计师,本身就对设计的嗅觉非常敏锐,也会有那么点儿设计师的小偏执,整个家的设计由他俩自己包办,Sally先选好方案,Fisher给出意见,基本上都是一拍即合。 客厅最引人注目的是沙发后面五扇浅黄色的松木屏风,这是Sally自己画好CAD图,专门找工厂定制的。 她笑着解释说:“ 本来嘛想在沙发后面挂一幅画的,自己画一幅大写意的水墨,但是发现大家都在这么弄,沙发后挂一幅画,好像成了标配,又觉得不怎么好玩了。”因此,Sally自己设计了这么一个有趣又独特的屏风, 高度和家里的门一致,放在沙发后面成为别致的背景墙,需要时也可以单拉出来做隔断。

在还没有宝宝之前,夫妇俩住的房子是一间挑高的LOFT,那间屋子的设计色调冷峻,工业感更浓,和现在家里这种柔和明亮的基调相距甚远。他们说,现在有了小朋友,就想要自己的家能更舒适更本质一些。Sally说:“木头的肌理可以被抚摸和感受到,这样的纹理和质感给我非常质朴和温暖的感觉,很有安全感,所以家里的所有家具,包括自己找工厂定制的屏风,都用的木头,并且保留了木质本来的颜色。”今年年初,他们的宝宝一萌出生。现在小萌萌只有九个月,咿呀学语,最喜欢扶着客厅里的电视柜摇摇晃晃地学步,或者在罗汉床上爬来爬去。

在选择自己心仪物件时,Sally小姐和Fisher先生都异常执着,因为他们明白,只有足够了解自己道需求,才能建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我嘛不管别的,反正在买东西上呢一定是视觉系的,”Sally笑说,“还是对生活有所要求,所以放在家里的东西一定得符合自己的审美,在这个基础上,再考虑实用性。”然而环顾家里的角落,又会发现他们每件花心思收集来的什物,绝不仅仅徒有其表。比如写字桌前的这把藤椅, Sally需要一把貌美又适合设计师长时间工作的椅子,挑了很久,终于遇到了这样一把舒适、自在又质地亲切的藤椅。同样,摆在客厅的瓷凳,质地温润、形态敦实饱满,给浑然一体的风格中增添了几分古朴的韵味。客房书柜上的一台老旧却依然红的鲜艳的黑白电视机,是Sally从朋友那儿“救”回来的。“它差一点就要被当作废品卖掉了,”Sally又笑了起来,“我就是觉得这个红色特别好看,真的舍不得它就这么被丢掉。而且这台电视还可以看,我试过,还能收到五个台呢。”

他们说自己每日过着“朝九晚不定”的生活,忙忙碌碌,但在工作之余夫妇俩还会坚持自己的爱好。Sally喜欢写书法画国画,而Fisher喜爱摄影。客厅书柜上摆着两幅Sally怀孕时的和Fisher一起拍得照片,Fisher先生亲吻着未出生的一萌和一萌的妈妈,黑白画面,却充满张力,感动人心。书柜前面摆着的木马是夫妇俩买给小萌萌的玩具,萌萌在小木马上还坐不太稳,得要大人在一边帮助,但一上马就咯咯笑个不停。夫妇俩特意把木马放在书柜前,这样小朋友在玩木马时就会看到当时妈妈在怀她时的照片,看到她没有见过的爸爸妈妈,非常有趣。书柜里还有一件Sally的宝贝,“这家里面我最喜欢和珍惜的物品,一台暗红花色的收音机,这是我爸妈当年结婚时别人送的礼物,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上面的花纹让人联想到那个时代的上海。收音机质量很好,现在还能收听电台。在我们结婚时,我爸我妈把它又转赠给我们,同样作为结婚礼物,有点传承的感觉在。”

“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过可以控制的生活,尽量把花在不着头绪的忙碌上的时间转变为陪伴家人和孩子的时间。”Sally说,在设计家的过程中她似乎慢慢找寻到一直以来自己所缺失的那部分。“我是白羊座,有时非常急躁,所以本质而安静的东西是我自己个性里比较缺失的。我的一些朋友来家里做客时会很惊讶,他们会说哎呀你家的这种感觉和你的性格好像不太一样。 但是,往往你缺失的东西就是那个你一直想要追寻或者找回的东西。我很喜欢布置我的家,这些实木的触感非常温暖宁静,朴实无华,非常本质,让我觉得很安心,所以家人之间相处的感觉也就是如此,是一种本质而温暖的感觉。”

摄影:王小爆爆爆
采访:Dor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Sally和Fisher的家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