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洋、大鑫和可乐的家

滨洋和大鑫同是建筑师,年轻但讲究,态度笃定,心有坚持。可乐全名李可乐,一只黑白相间的小流浪狗。两个月大时被夫妇俩收养,正式成为这个温馨小家的一份子。和所有在北京奋斗的年轻人一样,滨洋和大鑫怀揣着爱意和心意,共同设计和经营着自己的家,使之有序、舒适又温暖,这里也成为他们新生活开始的地方。

DSC04385.jpg

4.jpg

DSC04335.jpg

两人喜欢简单低调、不过度设计的室内,希望空间紧凑清晰,硬装简洁但细节精致。整个居所是一间三室一厅的老房,由于原本客厅面积较小,他们便设计了开放式的厨房,和餐厅相连,将南面的主卧改成真正的起居空间,两间朝西的房间分别作为书房和卧室。而最初,身为想法多、执行力极强的建筑师,两人曾为增加空间利用率尝试过另一版设计方案,试图把书架、衣架、电视柜、储物柜等服务空间按照墙面尺寸来做,与墙体结合成为一个服务空间体系。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他们发现,想要保持这版方案逻辑的完整就必须牺牲空间使用上的便利和舒适。“我觉得我们有些过度设计了,”女主人滨洋说,“家最重要的还是要舒服、随性。所以我们索性抛弃了这些想法,轻装修重装饰,不做任何不必要的形式和设计。”不只考虑功能性,要和家人在这个空间里度过什么样的时光,才是他们考量的核心。

尽管家里没有特定的风格,空间改动的方也案以简单、宜居为主,但对具体实施过程中的各项细节和施工质量,诸如墙角抹灰是否平直,瓷砖对缝是否整齐、瓷砖的转角处理以及薄门套的安装效果等,两人坚持严格把关,力求统一。“有些部分是在装修最初便预先设计的,”男主人大鑫说:“比如,薄门框和简洁的踢脚线,白色小方砖、原木色地板,以及黄铜把手和灯头。”为了找到心目中理想的那款踢脚,自装修开始,每回大鑫去家具市场都会特别留心,也在网上找了各种样板,“不是太高、太厚、就是和门的颜色不一致,”他摇摇头。最后,他们自己按照预期的尺寸购买了六十来米的榉木条,亲手上漆制作完工,出自自己之手的踢脚终于达到了两人标准,效果满意。因为这样坚持,大鑫笑说从门厂的师傅、瓦工师傅,到油工师傅、工长都“烦死”他了,“但我对家里的基础装修还是挺满意的,”他笑呵呵地说:“以至于现在还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就是爱看别人家的门框和踢脚线。”

DSC04704.jpg

DSC04364.jpg

软装的部分,自然是由两人所喜欢的颜色和材质组成,棉麻、木质、铜质都是家里反复出现的,还有丰富的绿植点缀其间。除了直线条的踢脚和门套,就连他们最喜欢的白蜡木书架,也是因为“很像建筑的外立面的线条”而成为自己的加分项,被主人看中并带回家。家中的色块深浅交叠,浅木色的家具搭黑色的皮质沙发,留白的墙壁配深灰色的亚麻窗帘。阳光一年四季都很充裕,从阳台照进屋内,照在喜欢在这儿打盹晒太阳的可乐身上。

DSC04787.jpgDSC04230.jpg

“人们依赖居住空间获得安全和自由,也通过空间表达对日常的构想。”这句话来自日本建筑师坂本一成,滨洋和大鑫深以为然。日常很普通,而将日常重新呈现则需要一些努力和创造。“其实我们关注的这些与家的关联并不大,”大鑫说,“家其实无关风格、样式,无关是豪宅还是陋室,伴随时间的流逝,这些我们关注的家以外的东西开始有了意义,延伸着家的含义。”而这些一直围绕在他们周围、空间以外的事物,不正是午饭上桌后丝丝缕缕地冒着热气,闻香而来的,在餐桌前急得团团打转的可乐,踮起后脚在餐桌上探脑袋;午后的阳光将客厅照得越发明亮,男主人和我们聊起最近正读的书,女主人在厨房准备自己精心烘焙的巧克力蛋糕,盛于盘中与客人一同分享……因为有了可以与之分享生活的家庭成员,家的含义才远不止一间房屋这般简单,更像一个装载时间和故事的容器。


当我们聊起他们心中对理想生活的定义,滨洋提及了来自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的话,让她深有感触。“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看似马上就要开始了,真正的生活,但是总有一些障碍阻挡着,有些事得先解决,有些工作还有待完成,还有一笔债务要去付清,然后生活就会开始。最后我终于明白,这些障碍,正是我的生活”。“所以,不该靠着对未来的希望生活下去,”他们说,“生活就是和家人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带着狗去郊区撒一天欢。总之,要活在当下,享受现在的一切。”

DSC04795.jp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滨洋、大鑫和可乐的家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